高考尘埃落定 考生家长同陷“揭榜焦虑症”

发布时间:2014-10-16 17:52 点击数: 【字体:
做错一道题

  班长不停做噩梦

  在汉口一所重点高中上学的王琦,是同学和师长眼中的典型好学生。她是重点班的班长,平时调考成绩也总在前五名之内。今年高考(微博),王琦的目标是考上武汉大学(招生办),大家也都觉得她“肯定没问题”。

  高考结束后,王琦和同学一起对照标准答案估分,突然发现很有把握的一道数学大题竟然做错了,“一题十多分,数学这下恐怕上不了120了!”王琦一下子紧张起来,不但取消了和同学们的考后聚会,甚至连门也不愿意出。她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里上网,连续几天晚上做梦都是在考试明明很简单的题目,就是答不上来,正在着急上火时猛然惊醒。

  6月25日,高考分数公布。她不敢自己查分,请妈妈代劳,分数不高不低。第二天,录取分数线划定,她的分数刚过二本线,王琦痛哭失声。随后,她一直流泪、自责,甚至说不想活了,父母慌忙把她送到医院治疗。

  汉口医院心理康复科主任胡洪涛说,每年高考结束,他都会遇到10多名像王琦这样的考生,他们因为过于患得患失而出现考后焦虑症,并且多是平时成绩较好的学生,一般有“期望值高、心理素质不强、考试临场发挥不好”的特点。

  胡洪涛称,考后出现适度的焦虑,是人之常情;但如果反应过大,父母就应该帮助考生宣泄不良情绪,而运动是最有效的情绪疏导方式。如果条件允许下,家长可让考生外出旅行,让他们脱离“考试环境”消除压力。

  又考砸了

  复读生3天不洗澡

  今年20岁的陈康,家境不好,父亲下岗打零工,母亲在外做钟点工,但两人还是咬牙攒钱供儿子复读。陈康这次考完后就感觉不好,稀里糊涂估分似乎有400左右,上周末分数公布,他只考了322分,这离他的期望,二本院校差的很远,只能读高职高专。

  陈康感觉心灰意冷,不可能再复读了,但继续读书似乎也没有意义,就这样走上社会又有些不甘心,身边父母一直软言安慰,反而让他更难过。

  自从得知高考分数那天起,他就像变成了个“木头人”:脸上没有表情,也不说话,虽然照样吃饭上网,但不跟家人交流,也不见他与同学朋友沟通。父母还发现,一连3天不见孩子出来洗澡,夜深了父母悄悄打开房门,看见他也不换衣服,就这样躺在床上睡着了。

  陈康的父母很害怕,担心儿子出事。昨日,陈康的母亲来到省中山医院精神心理科,向科主任黄桦求助:儿子如果能跟我们哭诉,哪怕大吵一架也好,这样无声无息地太可怕了。

  黄桦说,这种木头人状态是一种应激状态的障碍,是潜意识里的自我保护,自我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。她建议家长带孩子前来就诊,向陌生人倾诉顾虑较小,让他适度倾诉,在诉说过程中慢慢卸掉心理包袱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[收藏>] [打印] [挑错] [推荐] 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